Photo2002  

大約是這學期初拍的木棉。

 

  那時總在樹上路上奮力燃燒的木棉之花,早已落盡了,現在換成滿城的鳳凰花之歌燃燒著。

時間正在滴答游過,慢慢一年又一年遠離那時也歌頌著鳳凰花的我們、那時大都對鳳凰花懵懵懂懂,卻還是奮力詠嘆的的我們。

過了一年的現在,抬頭看看那些曾在歌聲中昂然告別過去而升起的理想,覆滿了淤積的沙塵。

那季節升空的冀望,似乎並不如冀望之中那樣飛揚著直直向前。

 

而學期初總是也想像這英雄樹一樣,朝向剛解凍的天色,氣宇軒昂的燃燒著。

但是到了幾個月後的現在,成就的又是什麼呢?

 

木棉樹能一年一年綻放烽火,一朵一朵的木棉花卻是只有一季短暫的絢爛。

我們能一年一年許下各式各樣的期望,一個一個願望卻也只有一季短暫的絢爛嗎?

過了花季,就被幾場冷雨打落到泥水中,被無視的踩爛作為來年許願的肥料,

一年又一年的循環直到樹枝完全的枯乾了、蒼老了、不再有不可抗拒的從深層迸裂而出的紅光。

 

這樣嗎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g 的頭像
Ling

二分之一

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